http://www.hnhxny.com

艺术家前辈·名家评言摘录

  刘海粟(原中国美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

  书画分家已久,今人搞返祖实验实有必要,然若重表轻意,必难入高境。易扬走其反道,引书法线之表现力入画,篆情隶味草法蕴藉,并已有自己面目,十分可贵。

  刘开渠(原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长):

  易扬的画,即他所发挥的线、墨和色所组成的画面,我们可以看到或感到有狂草飞动之气的律动线,有狂涛嚎啸之势的大泼墨;有铿锵抒畅的悠扬乐感;有婆娑英发的舞蹈动律之美。

  翟 墨(原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美术评论家):

  汪在绘画历程中走出一条独特的路子。七十年代以前是他的写实时期,八十年代初则以故乡鼓浪屿为主要题材创作大量中西结合而以西法为主的新彩墨画。到了八十年代中期以后,集中专攻狂草人物,强化了中国特点。他从西方切入回归中国传统;从写实切入回归抽象,回归抒情;从早期的表现到再现又回归到表现,是他艺术道路取向的脉络。

  中国自有书画同源传统,后来书画分家了,逐渐不为人们所重视。汪的狂草人物画使书画又合起来了,这是具有时代意义的。他的绘画路子原来比较宽广,素描、速写、水彩、油画、版画、彩墨最后颜色全舍弃了,写实画不搞了,集中到像写书法一样的黑白中来。路子看来似乎越窄了。但这个窄是他后来很宽的一个浓缩、集中,把狂草艺术向前推进了一步,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郎绍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术史论家、评论家):

  易扬多画历史人物,却又都和一般人所熟知的形象不雷同。他追求的是借共同熟知的人物抒发他自己的情思、气质和意境的内在神韵。

  田 青(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博导):

  易扬先生曾是位出色的作曲家,曾创作许多获奖作品,其中还有一首笛子重奏曲《工地晨曲》于60-70年代曾风靡一时。故在他的画中,我们总可以听到音乐。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黄在敏(原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研究院院长):

  我们中华民族的空间,是充满音乐精神的空间。看了易扬先生的书画作品,更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马承飚(原南京艺术学院教授,40年代末在上海美专时曾是易扬素描老师):

  作品中浮动着激奋的潜能,在狂而不霸的笔墨中蕴含着人物生命的律动,却又以精微的简笔带出人物心灵的神韵,是超越传统笔墨而赋予了时代风貌,令人振奋、钦佩。

  吴甲丰(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古来突破十八描规范的人物画家并不多。象南宋梁楷、明末徐渭、清代黄慎。他们画人物逸笔草草,不是描而是写,具浓重书法味。易扬笔下的人物,则已彻底打破十八描的束缚。他依据自己浓厚的书法功底,为表情达意而挥洒自如。孰具象却抽象升华到一个非凡的境界。

  刘战英(《世界华人著名书画家经典》主编)

  易扬的国画人物,通过极其简练而恣肆的墨线突出了人物的神态,将形态结构与笔墨神韵有机交融、从而挥洒自如、出神入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澳门皇冠手机免费网址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