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nhxny.com

形与色的交响

  易扬的画路比较宽。他的画题材广泛、内容多样、形式多变。我最感兴趣的,是他那带有浓厚抒情味和音乐节奏感的彩墨山水画。

  易扬出生于福建鼓浪屿,在这个平均每三户人家就有一部钢琴的美丽小岛上,度过了自己的童年。他当过编导,合唱队指挥。一旦拿起画笔,他仍像在指挥着大合唱。不过,不再是声与乐的奏鸣,而是形于色的交响。

  《彩帆》是一支节奏急促、和声丰富的进行曲,画家用几束疏密、浓淡、粗细、断续的线,乱中求治地扫出千帆竞发的热闹场面;又调遣红、黄、绿、灰等色,信手挥洒般地点染于帆樯天水之间。线条纵横交叉而不凌乱,色彩冷暖对立却很和谐,成功地表现出红日蓝天碧海白帆在波光摇曳中交相辉映的美。它令你感到每根线、每块色都在动;它令你感到生活在沸腾、在前进

  《风樯》是一首舒缓、优雅的轻音乐。蓝波蓝的晶莹;白帆白得纯净。画家用横向揉纸法增加海波的层次;用留白法简化白帆的层次。水与帆互相对比又互相衬托;九艘船互相平行又互相错落,更增加了画面的装饰美。碧波荡漾,帆影隐隐,显示出这些船以同样的速度在微风中徐徐浮动,整个画面静中有动,寓动于静,给人以悠游,舒畅之感。

  易扬的彩墨画是从生活中来的,是具象的。他牢记他的老师刘海粟为他的毕业画册所做的题词:从现实中抽出典型的人物和事物来描写。从不肯作想当然的纯抽象的墨戏,也从不肯机械地照抄对象,而是按照生活启示自己的乐思,从现实中抽出动人的造型因素,用充满感情的线和色来作曲。

  在作曲过程中,有时出现在纸上乐句并不完全符合原来的心意,但偶然出现的效果反而又刺激他的灵感,使当初的意加以修改,变化,得以更加淋漓酣畅的表达。他有一方画章叫意中求神,大约就是指此。这种现象在一些不确定的形象上更得到充分的表现。

  他曾画过各种构图的《浪花》,气势何等磅礴!巨浪排山倒海之势压来,轰然一声,在礁石上撞个粉碎,化作雪浪万朵,跌落波谷,然后又收拾乱珠碎玉,汇成新的浪涛,准备发起又一次攻击。画家将揉纸、留白、泼彩、点染结合起来,给浪花、礁石以生命、以旋律,谱写出撼人心魂的浪花之歌。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而《泪花》则是一幅色彩的魔术。画面上各种色彩交相晕渗,表现出透过泪水的折光所看到的五彩缤纷的景象。只有在悲痛或欢乐得饱含泪水时仍不肯忘怀艺术的人,才能发现这种特殊的美,只有对色彩的节奏、形式的旋律有驾驭能力的人,才能画出这种特殊的美。

  易扬热情坦率、性格豪放。1949年前在上海美专上学时,他就曾作《苦难图组画》反映旧社会人民的疾苦。上海解放时他穿上军装参加南下纵队文工团搞战地宣传,先后当过几个报刊的美编,后被反右扩大化涉及下放农村20余年。其间还被诬陷而尝过两年铁窗滋味。直到1978年落实政策才调回北京。然而无论环境如何艰难,他总是那么坚强乐观,在基层辅导文艺人才,又是作曲又是写诗、又是拍戏、又是画画,从未放弃对艺术的追求。

  从某种意义上说,《浪花》、《泪花》可以看做是易扬坎坷曲折、悲喜交集而又豪放乐观、不忘艺术的一个缩影。这不禁令我想到泰戈尔的一首诗:世界以她的痛苦同我接吻,而要求歌声做报酬。易扬以他优美的形与色的交响,酬谢了同他接吻的世界。

  最近他画了一组较抽象的组画《源》、《流》、《歌》注重于生命本体的探寻,揉色于墨,画得十分自由洒脱。

  他回过头来重画《故乡鼓浪屿》、《青岛印象》、《密集与交替》,画面变得线条坚实有力,色彩滞涩浑厚。他将揉纸、书法、布色之所长密集于画面,使得作品刚柔交替互补,元气饱满酣畅,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传统的中国画,以墨为骨,以彩为衣,彩色多处于补墨色之不足的从属地位。而易扬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吸收了西洋画的用色和采光,突破了墨以淡为主、设色不宜艳等框框,在色彩美和形式美方面进行了辛勤大胆的探索,使彩与墨都成为组织旋律,状物抒情的重要因素。彩团团、墨团团、彩墨团里天地宽。他以彩墨作乐音,带着满腔激情,含着满眶热泪,谱写出一曲曲对祖国,对生活的爱情之歌。

翟墨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澳门皇冠手机免费网址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